中秋怀旧

时间:2020-11-1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比中国的圆又有什么意义,在美国过中秋,气氛比在中国差远了,要不是桌上有一盒应节的月饼,哪会想到今晚就是小孩时喜欢过的中秋节。 白天上银行,一位白人女职员问我,今天是

  比中国的圆又有什么意义,在美国过中秋,气氛比在中国差远了,要不是桌上有一盒应节的月饼,哪会想到今晚就是小孩时喜欢过的中秋节。

  白天上银行,一位白人女职员问我,今天是你们中国的新年吗?我告诉她,今天是月亮节。她问我,那中国的新年到底在哪个月?我说有时是1月,有时是2月。白人小姐觉得很难理解,我却没有足够的英语能力给她解释清楚,留给她一个中国习俗神秘莫测的印象。

  中国的中秋节,可说是除春节之外最大的传统节日了。月圆思乡,游子落寞的心情,都在这一晚向同样寂寞难奈的嫦娥作无声的倾诉。嫦娥也是无奈的。中秋对离乡背井的人来说,其实是一个伤感的节日,苏东坡的词写得太透心了:“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。”

  记得小时候过的那个中秋,正是3年经济困难时期,日常用品几乎都由政府按人口定量配给,包括过节的食物。我家当时5口人,两个大人3个小孩,配给一个月饼,两个佛公饼,7个棋子饼。

  我们3个小孩都争着要那两个佛公饼,母亲心生一计,把7个棋子饼拼起来哄我们说,这7个棋子饼加起来比佛公饼大很多呢。但我们都不为所动,我们不在乎大小,只在乎佛公饼好看,挂在胸前可以向邻居的小朋友炫耀。最后妥协的是我,要了加起来面积大一倍的棋子饼,吃小亏占大便宜,舍去了一点虚荣,却得到了母亲的表扬。

  近十几年来的中秋,似乎与以前不同了,物质丰富了,什么都能买到。但应节的食品,除月饼外,都式微了,很少见到我们小时候喜爱的佛公饼,棋子饼更少见,月饼却越出越精致,价钱令人咋舌。

  中国向称礼仪之邦,这礼字指的不是礼貌,而是送礼。春秋两季两大传统节日,中国人都忙于送礼。在家中穷得揭不开锅了,也要想办法筹钱买月饼,除向亲朋好友贺节之外,更要巴结讨好上级权贵要人。听说不少肮脏的交易也可以在月饼的神秘莫测的锦馅中完成。

  那些收月饼收到手软的人家,其实也不好受,堆积如山,冰箱藏不下,吃多了无益,放久会变质。而且,中秋一过,所有标价吓人的未售出月饼一夜之间身价大跌,拿去转手也失去了原来的价值和意义了。这些天若在他家的垃圾筒里见到尚未开封的月饼,是一点也不出奇的。

  近来听说出了一种金箔做的月饼,中看不中吃。这年代人们温饱了,重的是价值。这可算是一大进步,这样的月饼不会变质,不会贬值。社会风气变质,道德标准贬值,那是小事。难道要大家倒退回当年一家5口配给一个月饼两个佛公饼加7个棋子饼的年代吗?

  远离故乡的这一群,在外国月亮的冷光下,似乎已不知道如何去发扬光大吾邦时兴的礼仪。遥望故乡月光下的人情百态,日新月异,变得越来越陌生了。(来源:美国《星岛日报》)